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人

文章真处性情见,谈笑深时风雨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越长大越孤单  

2014-09-28 09:52:08|  分类: 露天电影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他和我同辈,但大我十岁,我称呼他为高娃哥。他比父亲小十岁,喊父亲一声“大大”,在方言中就是叔叔的意思。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感觉他跟我家的关系很好,经常来我家玩耍,夏天还会送很多葡萄给我吃。

 

正是这些葡萄增加爱了我对他的好感。他家有一个很大的院子,院子上空用钢管和铁丝网搭了一个架子,这样葡萄的藤蔓就可以依附在上面。夏天到来的时候,坐在葡萄架下几乎感受不到阳光,抬头一望,满园的葡萄。熟透的葡萄泛着耀眼的光泽,发育晚的依旧羞羞答答的不愿意露出头,这满园的果子便是夏日最好的解暑圣品。

 

每当葡萄成熟的季节,高娃哥总提一塑料桶的葡萄送到我家。爸爸把葡萄放在井水里冰一冰,放在嘴里,还没等咬破就滑了进去,小时候我一度担心自己肚子里会不会长出一棵葡萄树。有时候吃得太多,牙齿也酸倒了,用手摸一下,牙齿就会掉了。躺在床上翻个身子,便能听到肚子里发出“咕嘟,咕嘟”的声音,吃了一肚子的葡萄汁。

 

有一年暑假我生病了,被限制自由,只得躺在竹床上,哼哼唧唧的编着小曲解闷。傍晚,天已经完全黑透了,我的嘴里突然溜进来一个圆圆滑滑的东西,就像我平时玩的玻璃球,我猛地跃了起来。也就在这时看到高娃哥用报纸捧了很大一捧葡萄站在我身后,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病好了大半。

 

很奇怪的,没过几天我就能下床走路了,就开始找我的小伙伴们玩耍了。梦梦住在我家前面的前面的前面,直线距离一千米,算是我物理距离上最好的玩伴。我去了他家,也就看看电视,随便聊天什么的。他妈妈进来的时候,手里端了一个红白相间的瓷盆,放在我们面前说:来,你们吃点这个巴巴凉。看到是葡萄,以为是他家自己买的。可是等我放在嘴里咬破时,发觉这个味道和高娃哥家的一模一样。我对葡萄的认知,包括外观和口味都来自于他家的葡萄,我当即便认定梦梦家的葡萄是高娃哥家的。梦梦说:就是啊,高娃昨天送给来这么一大桶,吃的就剩下这么多了。

 

就在那个时刻,我开始感到被欺骗了,而这种欺骗感不是别人造成的,而来自于自己的幻想。我一直意味高娃就把葡萄送给我家,别的小孩是吃不到的,却从没有想过那满园剩下的的葡萄去了哪里?一直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,却不曾原来是乡间情谊的正常往来。

 

从那个时候起,每到暑假,再吃起葡萄已没有了兴奋感,也就是一普通的水果嘛。

 

 

 

 

令:

村里里有个放电影的,有一套自己的放映设备。放映机,音响,荧幕等一应俱全。每逢谁家请放电影,他总是骑着摩托车去县城租放映带。放映带放在一个白色的铁箱子,就像港片里那些装着几百万的小皮箱,有一个白色的标签上写着电影名称。可我往往认不出来这些名称,因为这些电影名称是手写的,而且被人用手反复蹭过,已经模糊不清了。

 

他和我爸爸是一个辈分的,爸爸让我喊他“伯”(bai)。有一个放电影的做自己的伯是很令人兴奋地,每当到了放电影时候,我便对身边的小伙伴们自豪的宣布:看,那是我伯在放电影。

 

后来有一天我明白了,村里里所有和伯是一个辈分的男人,他们的孩子都可以称呼他为伯。他不是我一个人的,而是整个村子里的小伙伴们的伯。

 

失落感又布满了我的全身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